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春阳温吞的挂在半空,街上百姓着春衫在京城闲逛,男女都有,从夏元吉家出来,成渊便在街道闲逛,毕竟去了云南就看不到江南烟雨。

    一路离开应天大街,许多人往玄武门外而去,出城游览。

    成渊牵着马快要走过转角时,曹德道:“我们府的马车。”

    咦

    成渊抬起头,疑惑望去,那道身影下了马车便过转角去了,他今日离府很早,这会儿看到她,将马丢给石开,快走几步跟了上去。

    不远处的药材铺,样貌清丽的女子就在店中,老板与跑堂的都恭敬过来招呼。

    “草民见过公主殿下。”药铺掌柜恭敬道。

    “本宫要你店中一味药。”安成公主侧头,抬步向前,淡淡道:“鲮鲤。”

    药铺大堂前,安成公主端坐在大椅上,跑堂与掌柜站在堂中,都无声的望着半袋子的鳞甲片。

    安成公主试图找出鲮鲤后背鳞,她以前听燕王府的武将说过,大明有种上等战袍是鲮鲤鳞串成,刀剑难侵,还可如鱼鳔胶防火铳。

    比如,唐猊铠。

    可惜这种东西常被猎人捕捉,十分稀少,药材铺有这种鳞片,她一片一片挑选,最后索性道:“这些药材,本宫都要了。”

    药材铺老板道:“公主殿下,这一片甲,十五文钱,不还价,您真都要?您莫不是拿草民开玩笑?”

    “你在质疑本宫?”

    “禀殿下,不敢。”药铺老板连忙摇头。

    “清点下多少片,本宫一文不少。”

    成渊站在门口,他算是明白了,这穿山甲鳞片是珍贵,要是搁在现代那个社会,自己都要被请去喝茶了。

    但是这些麟甲大小不一,有的小的和指甲盖儿一样,还要十文,他要是不来,自家女人就要被骗了。

    “公主,共三百二十三片,”

    伙计噼里啪啦拨算盘,道:“共四千八百四十五文。”

    “慢!”

    “草民见过镇国公。”药铺老板和成渊熟的不能再熟。

    掌柜蒙了,今儿店里是咋了。

    成渊四处打量一圈儿道:“那些鳞片大小不一,你都算十五文,刘掌柜你坑谁呢。”

    安成看了眼成渊,气不打一处来。

    她道:“侍剑,付钱,我们走。”

    掌柜的接过碎银子,用小秤称了称后,正要收进钱箱。

    “刘掌柜,公主的钱你也敢骗?”

    刘掌柜自知心虚,但依旧嘴硬着说道:“国公爷,草民是按片儿卖的。”

    “铜钱大小的六文,中等的九文到十文,最好的背鳞,十五文,你卖的都是背鳞吗,要不去县衙走走。”

    成渊说完,石开和曹德立刻上前要拿下。

    “你做生意,不看看谁的女人?”

    药材店的跑堂当下腿发软,跪下来磕头道:“国公爷,您就饶过草民这一次吧。”

    刘掌柜抱着算盘,噼里啪啦算账。

    正在这时,侍剑进来,低声在成渊耳朵说了几句,成渊道:“多余的一两银子就当赏你的,下不为例。”

    成渊钻进马车,愣了半晌道:“那就是个奸商,放过他太便宜了。”

    “你若不去云南,本宫又何必寻这些东西,且此物稀有,宫里太医院的还不如这家的。”

    “你还是在怪我?”

    “没有怪的意思,只是听闻此甲最后连起来制成战袍,可抵刀剑,火器不侵,不管真假,都是要做一件的。”

    成渊挪过去与她并肩坐着:“不是有专门做战袍的宫女,她们缝制就可以了。”

    “选此物背部大鳞片,乃最坚硬的鳞片,再将棉花缝在夹袄之中,用脚把棉花之间的缝隙踹紧然后晒干,能够减少火药的穿透能力,棉内侧利用铁片或者是铁丝网来充当防御材料,护住前胸后背。”

    成渊看她又生气又要给自己解释给逗乐了,道:“这是我书房里的兵器铠甲记载中的,殿下看了?”

    不一会儿,两人回到家中,命丫环婆子取来木盆,一个人提着,一个人拿着鬃毛刷,一前一后往温泉池去。

    安成又说起关于何时出发之事,成渊只是挥挥手,轻描淡写地摇头,表示没什么。

    两人偶尔说几句,最多都是在清洗麟甲上的干血迹。

    府里的丫环婆子站了一圈儿,觉得很不自在,哪有自家国公和公主在那里动手清洗的,她们战战兢兢。

    成渊道:“你们都去前院忙,不要挤在这里,散了!”

    一声令下,众人立刻离去。

    成渊坐在泉湾处,洗到暮色时分还连一片儿都没洗好,总是许多时间都在耍嘴皮子。

    “能否好好刷。”安成给他一个白眼。

    成渊道:“交给丫环去做,你非要亲自动手。”

    “噗通!”

    成渊看着掉进温泉中石缝中的鳞片后,快速脱光衣物,跃进温泉池底去捞鳞片。

    反正剩几片儿了,然后他就不打算上去了,温暖的池水将他泡着,四肢很是舒爽,可以泡去疲惫。

    “殿下,要下来泡会儿吗?”成渊挤眉弄眼:“不如我们试试在泉池里?”

    安成公主思考一下,轻声道:“回卧房。”

    成渊摇头道:“不不不,我要在池子里试试,以天为被水为床。”

    安成好看的眉毛立刻皱起:“成何体统。”

    说罢,便不理会他,将鳞片放在廊下,自己回去了。

    成渊没有挽留,泡在温泉里,闭着眼睛享受。

    不知过了多久,忽听耳边传来几分嗔怪的声音:“本宫群不来寻你,你是不是赖在温泉池了?”

    成渊睁开眼,道:“太困了。”

    她哼了一声,道:“回房吧。”

    却感觉自己衣袖被扯住。

    成渊轻轻扯了扯她衣袖,她往回扯去,成渊再扯,一人在岸边站着,一个在水池边倔强,都不肯屈服。

    “啊!”

    水花溅起,成渊将她拽入池中。

    成渊捧住她脸,见她鼻梁挺拔又秀气,唇瓣丰润,五官精致如刻,柔和带着立体,叹道:“啧,真美。”

    安成别过脸去,不悦道:“你一直待在池子算了!”

    成渊笑了起来:“都进宫去了,府里那些婆子丫环不过来的。”

    这位心里再抗拒,最后还是任由成渊制服。

    温泉蒸腾的水雾,她闭上眼,享受着温泉。

    不久后,水池水哗啦哗啦荡起一圈儿涟漪,里衣等小物件儿飘在水面。

    许久后,成渊在水池捞衣物。

    成渊靠过去,道:“殿下,你实在是太过分了,你把我的衣服垫在屁股下做什么。”

    玉足踢起水花向他,披着自己的外袍,解释道:“咸宁她们快回来啦。”

    说罢,披着一头青丝,急匆匆的离去。

    把你伺候够舒服了,你就弃你男人弃如敝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