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朱棣站在原地,道:“朕之意是高煦就藩大理,毕竟沐家对大明有巩固西南边陲之功。”

    “若是粮足兵壮,火器足,谁来镇守云南都可,且陛下牧天下后,云南便不再是边陲,而是腹地,边陲还要在扩展扩展。”

    成渊之前在朱棣北巡,朱高炽监国之时,便常听闻云南边储困缺,米粮不足,请求朝廷拨济赈粮。

    朱棣转头道:“此事朕知道,北巡那会儿,那奏疏在户部放了好几天,后来才送到高炽那里,当时高炽还去信请教朕。”

    “陛下,若是这次去云南,未必就要让沐昕如何,只要他今后好好的善待常宁殿下,到时候还可以从云南攻打安南之地。

    “只是攘外必先安内,臣的意思是云南处于大明边陲,那些土司夷人不通教化,若是能够改制土司,顺便陛下与臣配合,或许还能顺便谋取安南。”

    闻言,朱棣来了兴趣。

    “陛下,那安南胡氏,曾身为大明的藩属国,没有得到宗主国认可便册封自己的君位,那么就等同于在挑战大明的权威。

    “臣认为,其一,可好好的惩戒“胡氏政权,出兵干涉,因为其乱,而驻扎大军。

    “其二,汉王殿下就藩大理,到时还可以安抚他,再将困扰大明的土司问题改掉,再牢固掌握云南。

    “其三,解决常宁殿下的困境,西南百姓只知沐家军,谁知大明军,这次若是用心整治,还可免去陛下与皇后娘娘的心事。”

    朱棣虽然明皇对安南国内政并不感兴趣,但是其政权更迭的方式却触及到了大明的底线。

    “为了“惩戒“胡氏政权,陛下毅然决定发兵南下,可从广西境驻军,再进入安南国,帮助陈天平复位的旗号,如此名正言顺。”

    朱棣转过身,道:“这件事,只有你去才可。”

    “陛下,臣需要三年时间,不仅教化百姓,还要将安南谋取,毕竟云南常常传来奏报。

    臣对于沐晟倒是觉得不错,就是那个沐昕,还望陛下不要对他,有太多的期望。”

    “何时去?”

    “汉王殿下就藩时,臣去,臣向陛下讨要一个人。”

    “谁?”

    “张辅。”

    朱棣点头,“朕以为你要朱能,还想告诉你,朕让他随高燧去北平,抵制草原敌寇,没想到你会挑张辅。”

    “陛下,牧天下否?让马蹄所踏之处,皆为大明疆土,天下富兴之地,皆为汉家之民,商税改制,宝钞改制,西洋计划与征天下并不冲突。”

    朱棣心头一震,这可是他的雄心。

    “朕记得当初你不是劝朕不要大兴兵事,如今怎么?”

    “陛下北巡时,北平府的粮食多不多啊,暖棚有没有比当初遍及,那玉米和红薯如今都不稀罕了。

    “江南之地盛产稻米,不需要多费心,只要科学种植,因地制宜,再可应那句,苏湖熟,天下足。”

    “陛下,谋取安南,臣也会在云南练一支精兵出来,到时候征漠北便可以用上。”

    “另外,东洋之地有座银山,陛下定会想要的,到时候可攻打下来,可以供大明军需。”

    朱棣转过身,眼神带着欲望,惊讶里带着雄心,竟还夹杂着激动。

    “成渊,此话可当真。”

    “当真。”

    “你”朱棣深深吸了口气:“朕没有听错吧,是你说的。”

    成渊道:“是臣说的。”

    “若非朕亲耳所听,朕一定想不到倭寇之地还有银山!”

    他是带兵打仗出身的,知道这番谋划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朱棣更想征服天下。

    这时候,朱棣根本就不犹豫。

    犹豫个屁。

    打仗征战四方,不就是自己心心念念所求的。

    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人,太清楚成渊这番话带来的激动。

    这意味着,大明的疆土,甚至包括那座银山,会更多的为大明提升到新的高度。

    “好的很,好的很,朕高兴。”

    “陛下,臣明日需要做件事,想去神机营看看,挑几个人。”

    “准!等高煦离京之日,你带人马便同去云南。”

    朱棣哈哈大笑着要走。

    随即又压低声音道:“建文儿呢。”

    “在假山下的地室。”

    “陛下,要不你把那玩意儿偷偷运其他地方看守吧,放在国公府”

    “就放你这里,国公府四周不是有住着的军士,朕不是把你当初在北平认识的八百兄弟还你了吗,你从神机营直接带去云南,如何!”

    朱棣豪气万千:“让丘福去抗倭,顺着东洋打过去,如何。”

    “那下西洋呢!”

    “五月,郑和便可下西洋,船队从你生病时,便开始准备了,只是朕没有告诉你。”

    “陛下,臣要带那八百兄弟去云南之地,臣要挑些人才带走。”

    朱棣痛快道:“朕让五弟与你一同去,如何?”

    成渊但:“是,正好周王殿下对云南之地颇有研究,如此甚好。”

    “还去地室见他吗?”

    “不去,朕心情很好,不想见他给添堵,守好地室就是。”

    成渊无所谓,对于朱棣这种人,他有些事不问,但不代表不让锦衣卫随时给他查。

    只要他想知道,锦衣卫立刻就能帮他找到证据,甚至让人有些咂舌。

    陈瑛和纪刚便是快速的直接忽略过程。

    “陛下,明日神机营见。”成渊笑着道。

    朱棣正要拍成渊肩膀,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收回了手:“朕待会儿让宫里给你送些补药。”

    “臣谢陛下。”

    于是,朱棣十分开心的离开了镇国公府,成渊等人将他送到大门处的马车上。

    成渊看向曹德:“请户部尚书来府上。”

    曹德道:“是。”

    三人回府,成渊看向安成公主道:“殿下,我靖难时穿的战袍呢?”

    “你要战袍做什么!”咸宁炸毛似的问道。

    成渊道:“下个月,汉王殿下就藩云南,我随行,若是战袍旧了,我让石开他们准备一身。”

    “再箱子中,前几日本宫才让人将它清理一遍,有些旧。”

    明代的甲胄绝大多数是用钢铁制造的,而且武将的服饰最为完整。

    朝服,公服,赐服,常服,成渊也是有朱棣赐的战袍。

    大明的战袍种类挺多,每个级别都有。

    最流行的有青布甲、黄罩甲、青白甲。

    金漆山文甲十分不错。

    战袍也有用穿山甲的鳞而制,大明城中的药材铺常见此药。

    “你要战袍做什么,难道是去云南打仗?”咸宁皱眉道。

    “咸宁~不要胡闹。”安成劝道。

    “差不多。”成渊回答。

    姐妹两人转过头看着他。

    咸宁面带不悦,在他胳膊打了两下说道:“伤还没好呢,本宫不许你去。”

    成渊抓着她手腕道:“多捶下,很舒服。”

    两人打闹结束,安成公主早都不知去哪里了,正好夏元吉过来,两人直奔书房议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