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天空中阴云密,汉军来势汹汹。

    黑云压城城欲摧。

    攻破大清关隘口,李风率大军晓行夜,朝着王城进发。

    一路,为了不使风声走,李风顺手屠了几个微不足道的小村,大军这才悄无声息来到了高句丽王城外。

    高句丽于公元前37年在五女山城建都立国、公元3年迁至地势稍缓的丸都山城、其后迁至平原上的国内城。

    但在十年,高句丽被刘备攻破国,灭了,国王伯固和其长子拔奇都被李风一斧头剁了。

    于,当新首领尹夷模决议起兵反抗刘备的时,便将王城又迁回了群山之中的五女山。

    五女山城背靠群,浑江从城外三里处绕城而走。相当于一条特大型护城,城墙有三丈之高。只有前后两座城门供人出,正门面对大,是为出路;后门面对群,是为退路。

    如今二门紧,做为护城河的浑江水流十分湍,无舟难渡。

    这也是尹夷模反抗刘备的第二个底气所在。

    城外的三万高句丽士兵。在看到汉军出现的第一时,就站在河对,看着被大江阻隔在对面的汉,哄然大笑。

    五女山城只不过是一座山,但却十分险,易守难攻。

    李风策马在浑江岸边观察了一番,望着近百米宽宽的水,听着对面传来的一阵阵奚落嘲笑,嘴角一,发出一声冷哼。

    “主人…上下游十里范围都没有船,附近的树木也被砍光了…”月读低声汇报道。

    李风摆了摆,对这些情况并不意外。

    高句丽既然铁了心要,自然是会做好一切准,坚壁清野和收缴船只只是最基本的手,甚至还有可能在水里下,或者驱赶大型野兽来骚扰汉军等手段。

    李风令大军退后十里扎,“大军不入,孤兵不临河”的基本军事常,他还是知道的。

    他可不想体验一下“隔河鸣,一夜九惊”的场面。

    城墙上的高句丽士兵见,也是松了一口,他们可都是见过李风上一次在平原城,一人怒剁三千铁锤兵的英,嘴上说着不害,小腿这会还在打颤。

    但这些人,并不包括大将优库。

    优库高昂着,拿鼻孔瞅着三里外的汉,越瞅面色越凝,忽然心下一,涌到嘴边的豪言壮,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了。

    以前都是听别人说李风的各种无敌英,并未亲眼所见。直到此,他才隐约感受到对面那个被称之为“杀神”的人是多么的恐怖。

    来者不善啊!

    优库是前任高句丽大,优居的儿,今年二十一,身高八,腰围也是八,手使一柄82斤的青龙,有万夫不当之,曾在深山老林中赤手空拳打死过一只成年大老虎。

    这也是首领尹夷模敢于反抗刘备的第三个底气所在。….

    本章未,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尹夷模曾当着全族人的,夸赞优库神勇无,有杀神李风之姿。

    十年,优库还,并没有亲眼目睹平原城外那场大,所以自被首领尹夷模任命为大将之,就常常大放厥,狂言说如果自己早生十年…

    高句丽必不会遭受汉人反欺!

    李风铁定已经入土为安了。

    但是现,优库站在城墙上遥遥望着一身儒将装,手持玄铁大斧的李,心中不知为,莫名竟闪过一丝恐惧。

    尤其是当两人隔空对视的时,这种恐惧就更加深刻了。

    李风那平静的眼,唏嘘的胡渣,挺直的嵴,傲然从容的气,以及拱卫在身侧的一千精锐骑兵的严整气,犹如一柄利剑插入了他的脑,来回搅动。

    优库感觉,自己的气势已经为之所夺了。

    对面的汉军士兵虽只有千余,却人人身披精良的制式轻,胯下战马颇为雄,阵容齐整;动如疾,不动如,一看就知道是精锐中的精锐。

    优库

    回头看了看城上的高句丽士,有的身穿布,有的身穿兽,拿着自制的兵,军容要多寒颤有多寒颤。

    他身为大,也不过才穿了一副像样的甲胃。

    这也没办,高句丽身处苦寒之,自被刘备统治以,到现在整整十年,金铁矿石全被刘备派来的人所控制,不但如,连部落里每年的收入也都被控制了。

    优库也是在反了刘备之,才凑齐了这套兵器盔,刚穿上不到半个月。

    如果汉军能晚几个月再,这些秘密训练的三万士,就会人手一套铠甲了。

    可,汉军并没有给高句丽这样的时间。

    幸好有汹涌大河和坚固城池庇,否则今日高句丽怕是危险了。

    只要战事僵持下,对面这支孤军深入一千多里的汉,必然会陷入粮草不济的窘,到那,危险自然会消退。

    想到这,优库舒了一口,看向首领尹夷模。

    “大王莫,这大河和坚城必能挡住李,我高句丽从今日,再不仰汉人鼻息!”

    尹夷模看着缓缓退去的汉,微微颌,也松了口气。

    看来汉军今日没有渡河的打,否则不会选择退后扎营。

    抬头看了看阴云浓郁的天,心里稍稍有些欣慰。

    看来今夜应该会下雨。

    根据往年的经,时值春夏之,一旦下,必将是连绵半月乃至一个月的雨,河水必然大,水流将会更加湍急。

    如,王城便会更加高枕无忧。

    “真是天助我高句丽也!”

    尹夷模感慨一,大手一,率军回,召开盛大宴,庆祝高句丽平安度过汉军入侵危机。

    很显,没有船,汉军无法渡河。只要等天黑时下起雨,接下来一个月都不会有战事。….

    本章未,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至于一个月后怎么办?

    真到那时,恐怕河对岸那一千汉军没被饿,也被雨淋死了…

    难得国王大方一,拿出了珍藏多年的牛肉和美,士卒们纷纷开怀畅,一顿风卷残云。

    酒足肉,便美美的靠在城楼上睡下,只留少数士兵盯着河对面的汉军。

    时间很快来到了夜,河对岸十里之外的汉军营地中静悄悄,一片黑,看起来今夜不会有什么意,必然是和平的一夜

    情况看上去就是这么个情,但大将优库并未掉以轻,他命士兵在城头燃起无数火,把四下里周照的亮堂堂一片。

    巡逻士兵们一刻不停在城头上走来走,一丝不苟。

    只要坚守到今夜天降大,王城就彻底高枕无忧,在这之,优库是一丝一毫也不敢放松戒备。

    毕,盛名之下无虚,藐视归藐,“他是战神”的名号还是要尊重一下的。

    二更时,伫立在城墙上的优库忽然感觉到脸颊一,旋即伸出了手。

    一滴雨滴砸在了他的手,紧接着是第二,第三滴

    然后就是漫天雨水从天空中落下。

    雨滴落在燃烧着的松脂火把,嗤的一声冒出一股子百,火势一,旋即恢复正,水分被迅速蒸发掉。

    但随着雨水越下越,所有火把上的火势逐渐变,并最终熄灭。

    优库伫立在倾盆大雨之,看着王城外一片漆黑的环,心中忽然有些发毛。

    被夜幕和大雨笼罩着的汉,像一头隐藏在黑暗,择人而噬的勐,叫他莫名有些心惊胆颤。

    这种恐惧的情绪持续了约莫半个时辰。

    直到一名离他五六步开外的士,声音发颤的叫了一声“优库将军?你在哪里?,优库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为何会如此恐惧。

    他漏算了两个情况!

    一,这个时代的士,大部分都患有夜盲,天一,与瞎子无异。

    二,汉军确实过不了大,但李风未必就过不来!

    “快打起遮,点燃火

    把!点燃火把!”优库连忙下令。

    火把的光明不但可以看清城外的动,还可以驱散黑,驱散士卒内心的恐惧。

    虽然他不认为李风会在此时渡过大,向王城发起偷,但万一李风这个时候来趁黑出,那后果不堪设想。

    李风可是万人敌,曾经一个人杀了三千铁锤兵!

    随着优库的命令下,士卒赶忙摸索着找到找到一些门板或者兽,顶在头,然后点燃松脂火把。

    火光再次城墙上亮了起,所有士兵都心下一,但受限于火把数量不如之前,再加上雨幕阻,光亮仅仅是能照耀到城头上方圆两三步的范围。

    优库举目四,心里稍稍踏实了一些。

    这,忽然一道闪电在苍穹之上亮,耀眼的光芒划过夜,将四下里照的一目了然。….

    本章未,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借助这短暂的光,优库看清了周围的状,也看到了一个黑,准确来说是一个,正在三十步,抓着一根垂下的钩,顺着城墙快速往上爬。

    他穿着一身黑,腰间别着一把长,背上背着一把门板大的大,倾盆大雨丝毫没有阻挡住他向上攀爬的速度。

    是李风!

    一定是他!

    “来人!敌袭!有敌袭!

    优库指着李风攀爬的地,大声呼喝,试图让士兵们发现这个不速之敌。

    但,闪电一闪而,李风攀爬的位置再次陷入黑暗。

    周围士兵茫然的看着优,“大将,敌人在哪呢?”

    优库气急败坏的指着三十步外的方,大叫道:“在那,所有,立即朝那里射箭!

    “射他!射他!给本将军射死他!

    听见这,所有士兵都紧张了起,一些被雨水醒了酒的士兵迷迷湖湖拉起弓,朝着优库指着的方向就射。

    然后一阵高句丽士兵的惨叫声响彻城头。

    一部分没被当场射死的士兵立即破口大骂。

    “谁特娘射我!

    啊~我的眼睛!”

    更多的士兵默默,一声不吭死去。

    “放箭!放箭!”优库指挥着附近的弓弩,朝着记忆中的位置勐放冷,但那个方位本就处于黑夜之,弓弩手根本看不清目标具体在什么位,只能朝着大概的方,胡乱地射着。

    一时,箭如雨下。

    三十步外的士兵已经全部阵亡,但时不时的还是会传来一声闷,淹没在无尽雨声之中。

    听力异于常人的优库立即就知,是李风中箭了。

    “射!继续射!快射!”优库不断催促周围的士兵放箭。

    根据之前的位置推,这时候的李风肯定已经爬上了城池。

    果不其,雨中响起了密骤的叮叮当当,那是刀剑荡开箭失的声音。

    同时还有一声声闷哼。

    优库暗觉痛,在他的想象,李风此时必然已经被射成了一个刺猬。

    最少中了一百…,三百支箭!

    必死无疑!

    没有人能被射成这样还活下来的。

    没有人!

    似乎为了验证他的猜,天空忽然又划过一道闪电。

    四下里一片明亮。

    三十步之,一个箭猪直挺挺的站在那,双眼圆,一动不动。

    似乎已经死了。

    光亮一闪而,三十步之外再次陷入黑暗。

    火把的光亮只能照耀五六步远。

    因为刚才放了一轮无差别的箭,所以李风所处方向的士兵们都被射杀,所以一个火把都没,一片黑暗。

    优库连忙抬起手,大叫一声“停”。

    然后指头点了点身侧的一个士,又指了指僵直不动的李,“,举着火把上去看看他死透了没,”

    被点中的士兵腿一,跌坐在,瞪大眼,

    声音惊恐的说:“大大大大…将…军,我不敢…”….

    本章未,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这时候又一道闪电划过夜空。

    优库眼神勐然一凝。

    李风还是直挺挺站在那,左手握着大,大斧垂在身,似乎拄在地,又似乎悬空,整个人一动不动。

    但是距离他的距,好像只剩二十五步远了?

    优库有些不确,看向身侧的士,“你们觉不觉,那家伙距离我们似乎近了一些?”

    士兵们纷纷摇,“没有,大将,他不在那里站得好好的嘛。”

    “大将,您一定是看差了!他被射成那,怎么还能走动!”

    是本将军看差了吗?

    …优库挠了挠,总觉得有些不对,但哪里不对,他又说不上来。

    总,就是不对劲。

    这时。

    又有一道闪电划过。

    优库瞅了李风一,心脏差点从胸腔里跳出,

    他看到李风已经在十五步之外,即使在大雨之,对方的面孔依旧清晰可见。

    一对眼睛瞪得大大,看上去像是死不瞑,又像是冤魂不散。

    不,重点不是这个!

    重点,李风在十五步之外了!

    优库的声音一下子惊惧不,冲着李风高声喊道:“,是人是鬼!

    黑暗中一片沉,李风没有任何回应。

    “你不要过来啊!

    优库继续喊,声音不自觉的有些发颤。周围的士兵们也紧紧抱在一,害怕的不行。

    万万没想,活着的李风已经够可怕了…

    死了的李风居然更可怕!

    要是这样的,他们宁愿面对活着的李,而不是死了的李风。

    因为活李风杀人的方式可以预,要么跳,要么横,大家知道自己会怎么,死于何种方式。

    而死李风的杀人方式…

    他们不知道啊!

    未知的事情总是让人格外害怕!

    远处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天,光明再次回到天地之,优库赶忙定睛看向李风所处的方位。

    然后头皮一麻。

    李风已在十步之外了!

    还是标枪一,提着玄铁大,直挺挺站,一动不,身上被插满了箭,鲜血染红了地,标准的箭猪死法。

    优库可以肯,任何人在受这了么重的伤之,一定会死得不能再死。

    但如果这个人是是李风的,他忽然有些不确定了。

    并,索然在他心头的那个总觉得不对劲的疑,也越来越清晰。

    答桉似乎要呼之欲出。

    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呢?优库挠着,皱眉思索着。

    “大大大大将军…他过来了!他过来了!

    士兵的惊,打断了优库的思绪。

    他抬头一,李风已经身处五步之,进入了火把照耀的范围。

    优库一拍大,答桉出来了!

    “你还没死?!”

    他看着李,战战兢兢问,声音里透着强烈的难以置信。

    回答他,是李风手中那把快速扬起的玄铁大,

    天空中再次划过一道闪电。

    城头,一个箭猪举着大斧高高跃起的身,映入了所有高句丽士兵的眼帘…

    96.

    蠢萌的小妤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继续阅读,期待精彩继续!

    145死人比活人更可怕(5K)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