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李源要做的事情有很多,杂乱而毫无头绪,但李源明白,就算要加速预备,其中有些大事却急不得,事情总归要一件件地办,饭要一口口地吃,有关军政之事还是需要有计划和步骤的进行,决不能乱了方寸。

    眼下要做的事情需要排序,招募新兵达到满兵额,加强兵马的训练,武器装备需要优化,兵种的搭配需要优化等等。

    火药配方的研制也要抓紧进行。李源需要有自己的杀手锏,作为一个穿越之人,李源不能浪费自己已知的各种大幅提升实力的手段。那二十名炼丹术士要立刻利用他们的才能,让他们抓紧投入钻研之中,若真能研制成功这玩意儿,那将是自己的杀手锏,会让李源安心许多。

    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是迫切之事,但李源却不得不先完成另外两件事情,一是带着韩熙载去溪州宣旨,二是将郑王李从嘉送还朝廷。

    皇帝李璟将洞溪三州划归武平治下,李源作为彭师裕的顶头上司,按照朝廷规矩,便该领着宣旨钦差,亲自去溪州告知彭师裕,朝廷已经准许了一并请封。

    韩熙载作为天使既然到了朗州,那么这便是李源要立刻去做的事情。至于募兵训练以及术士们的火药研制等等事务,便只能交给身边的人去进行了。

    不过李源身边自然是有可用之人的,刘江生曾担任过武平军留后,在募兵的事情上积累了些经验,募兵的事情便交给刘江生全权督办,而训练士兵则不愁人去办,如今麾下武将有的是,至于术士们的炼制配方的各种需求,当然便靠军器监胡贵他们去帮着解决了。

    快速安排好朗州的事务后,十月初一,李源由林嗣昌率领三千亲从军护卫,带着天使韩熙载踏上了西进的道路,二度去往洞溪之地,不过这回可不是刀刃相见,而是宣旨。

    有意思的是,李源在出发前夜特意召来彭师杲,有意令他重归洞溪家乡,岂料这汉子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并主动提及愿意留在李源麾下效力云云。

    这令李源心中微微惊讶,但过后只一细想便恍然明白,说到底谁不愿意重返故土?这彭师杲到底还是顾及兄弟之情,如今长兄彭师裕立足未稳,先前老贼田弘右又曾故意放出彭士愁欲使二爷继位的谣言,彭师杲估计是怕回去之后影响彭师裕的统治,这才决意不归。

    不过李源最终还是应许了彭师杲所请,原先自己确实有过让彭师杲回溪州制衡彭师裕的打算,但现在似乎没那个必要了。

    毕竟洞溪三州中的辰州实际上已然掌控在自己手里,近日又在临沅城至辰州一线屯驻兵马,沿线修筑烽燧,已经将溪州诸蛮牢牢摁住,何况现在自己又能扩增兵额,着实不需再用驱虎吞狼的老办法了,而且彭师杲可是青史留名的虎将,正是用人之时,留在帐下何乐而不为

    秋日天高气爽,洞溪之地包含高山密林等各种地形,虽然地形变化多端,但唯一不变的便是天气的阴凉。

    李源一行人渡过酉水,在土着蛮族向导的引领下,每日奔行上百里,进入山林之间,路过高峰间的平畴之地,看黄草遍地野花遍布之景,回想起先前率军征伐洞溪的情形,不免有些感慨。景物依旧,但心情却已迥异。

    当初受时限所制,一路上可谓心急如焚危机重重,而如今故地重游,却是另一番轻松的心态。

    现在一路上李源看到的是和平之景,和先前自己初来时战火四处,人人自危的情形不啻天壤之别。一路跋山涉水,李源一行终于在七天后抵达了溪州城,那片曾经的大战之地。

    事前得到通知的彭师裕也率所有文武官员在溪州城出城相迎,自李源率军平定洞溪,助彭师裕一雪前耻重掌祖业,并保举他为溪州刺史后,这还是两人重新第一次见面,并且互道祝贺。

    彭师裕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李源可算是他的贵人,若非李大都督雪中送炭,又不遗余力出兵洞溪,如今脚下的这片土地恐怕仍是逆贼做主,而自己也早就随着阿爷前去了,某种程度上说李源便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更别说李源还保举自己仍为溪州刺史。

    两月未见,彭师裕变了许多,面容黝黑憔悴了不少,但精神奕奕,给人以脱胎换骨之感。虽然率领洞溪三州归属了大唐,但能够留存祖业,对彭师裕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事情。

    经过上回这场大战,他似乎变得更加成熟了许多,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仿佛变得务实了许多。

    兵马行在溪州城中,李源看到这座当初被自己毁掉的城市正在积极地重建。成千上万的蛮人正在建造新的房舍,修建新的街道,一片忙碌之景。

    经过两月的时间,城中的涂炭之景也被覆盖,大自然以其不可阻挡的力量从废墟上生出新的草木,将战争的伤痕一点点的抹去,让这座城池换发出新的生机。

    在彭师裕的安排下,众人还特意前往去会溪寨看彭师裕为之前大战而牺牲的武平军士兵所立的功德碑,这也是李源昔日曾交代的事宜,毕竟八千将士葬身毒瘴一事,始终令李源难以忘怀。显然彭师裕完全按照要求立了这个功德碑。

    有趣的是,彭师裕立了两个碑,一个为武平军阵亡将士而立,另一个为洞溪阵亡将士而立。两碑并肩立于会溪寨上,周围遍植苍松,甚是雅静肃穆。

    两碑之前的青石上刻着铭文,铭文是彭师裕亲自撰写,将这次洞溪和大唐之间的大战概括为是因为逆贼反叛引发的一场战争,称洞溪三州本就是大唐疆土,朗州大都督李源率军前来奉天讨逆云云。

    这个碑文显然多有粉饰奉承之嫌,将李源的功绩无限放大,同时也将大战造成的伤亡统统归结于逆贼的责任,这些自然都是彭师裕的用意。

    不过抛去一些华丽的辞藻,整篇碑文还是积极的,表达了对这场战争的遗憾之情,对双方阵亡将士的惋惜悼念之情,表示以此为鉴,也表明了彭师裕自己以及洞溪诸蛮的立场。

    随后韩熙载心抒有意,也当场了撰写一篇祭奠双方阵亡将士的祭文,由李源亲自诵读,焚烧祭拜一番。

    至此,先前的这场溪州大战,算是真正圆满画上了句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