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三个时辰后,青阳驿馆西院,已是深夜。

    厢房的房门正虚虚掩着,已是夜色昏沉,又岂是无心之举。一道黑影渐渐靠近,又在门外停下,房内的烛火摇曳中,黑影的一举一动逐渐在窗花上怪异地扭曲伸展。

    “李尚书,在下来了。”黑影轻声道。

    房中之人正是等候多时的兵部尚书李征古,只见其急不可耐地停下徘回的脚步,径直落座又直起身子,咳嗽一声道:“进来吧。”

    黑影轻轻伸手推开房门,又轻巧地从门外大步而入,来到李征古面前拱手沉声道:“在下见过李尚书。”

    李征古摆手笑道:“张虞候,你我是自己人!何必多礼,坐下说话吧。”

    来人正是匆匆从九华山赶回的张文表,而他只是答应一声,便从容地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一双眼睛始终没离开李征古的脸庞。

    “李尚书,成了。卫国公托我向你带句话,回京之后咱们依计行事即可!”张文表微笑道。

    李征古不知是装模作样,还是出于真心,此时激动地无法自已,赶忙起身拱手朝着东边拜道:“卫国公大恩,我李征古无以为报!可惜我无法当面拜谢卫国公。”

    见李征古演得真实,甚至抹了几滴浑浊的眼泪出来,张文表暗中用看猴戏的神情戏谑地打量了一番,接着又收回神色道:“得了得了,卫国公又不在此处

    不过今日那魏岑的表现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以为此人外强中干,想不到倒也有些胆色,卫国公发了话,便让魏岑上我们这条船了。”

    李征古不屑地狞笑道:“上了便上了吧,既然卫国公发了话,又有张虞候你这虎将看着,魏岑逐利小人耳,翻不出什么风浪,咱们多防着便是!若不是怕你在徐铉那老家伙面前无法交代,我早就暗中杀了他了!”

    张文表笑道:“呵呵,小点声儿!魏岑可一直以为追兵是陈觉派来的禁军呢!反复无常的小人我最是痛恨,一路同行我已是忍了许久,待成事之后,我定要亲手把他砍了!

    罢了且不说此人,李尚书,接下来回京之后,咱们还得继续在徐铉面前唱戏,欲成大事,此人还有些用处,冯延己倒台之后,最有希望上位左相的便是他。”

    李征古微微有些发呆,但很快便点头道:“张虞候说的是,咱们虽然好不容易得到了卫国公的支持,但还需隐忍数日,成事之前不好树敌太多。不过以我看来,这个徐铉倒不是什么难对付的角色。

    这老顽固一心只为了他身后的郑王而已,卫国公之意也是愿扶持郑王登基,这便意味着咱们之后不必针对郑王,那么徐铉便不会太过搅局。”

    张文表沉声道:“但愿如此吧!不久之后朝堂便是要大变了,你我需时刻暗中联络,一切需按原先计划谨慎而为。”

    李征古点了点头,接着又道:“对了张虞候,你先跟我说一说沉肇的情形,你可完全将他掌握在手中了么?”

    张文表低声道:“李尚书放心,沉肇已尽入我掌握之中,他已经豁出去了,为了保住自己,他什么都能干。不枉我与他费力结交多日,此人贪赃枉法简直到了极致,而且禽兽不如,连恩师的小妾都敢染指

    不过我也已答应他,只要他帮他们盯紧徐铉那边的一举一动,用心收集徐铉的罪状,待大事成后,徐铉这枚棋子便无用了,便正好用沉肇这把刀子来捅!哦,沉肇说,咱们成事之后,他也不敢待在金陵了,想外放出去,我已假意答应他,说卫国公答应保举沉肇去边镇当个节度使。”

    李征古点头道:“好,他想要什么,咱便应许他什么,反正又不是真的,大事要紧。”

    “嗯。”张文表道。

    “你先前不是说,沉肇也暗自来了么?不如你我一起再见一见他?”李征古问道。

    “他便住在城北,我方才暗中把他带来了,便在门外院子里,应该见一见他,他的情绪有些起伏,咱们先安抚安抚他。”

    李征古点头道:“叫他进来吧。”

    张文表回身匆匆出门,片刻后脚步声响,当朝吏部侍郎沉肇竟然一袭布衣脸色苍白地进来,进门口时又恍忽了片刻,差点被门槛绊了一个踉跄,狼狈颤声道:“下官参见李尚书!”

    李征古眼中闪过鄙夷之色,但却站起身来亲自走到沉肇身边扶他起身,笑道:“哎哟哟,沉侍郎,你可是重臣!可不必如此,沉侍郎,你若能大义灭亲,将来助我们把徐铉那老奸巨猾之辈拉下马来,那便是大功!

    当然,我知道你走出这一步很不容易,但沉侍郎你记着,卫国公和我,还有张虞候都是支持你的。”

    把柄被人抓着,如同被掐着脖颈的小鸡,沉肇心中叫苦不迭,难以喘息,但也只能流涕道:“多谢尚书宽慰,实不相瞒,下官这段时间心绪难安,饱受煎熬啊!”

    李征古正色道:“不必多想,成事者决不能懦弱狐疑,进退无据。你若是自己都坚持不下去,便没人能帮你了。”

    沉肇连连点头,抹泪道:“下官明白了!”

    张文表蓦然在一旁冷声道:“沉侍郎,你这副样子教人如何放心?之后你可不要闹出什么差错来,我可告诉你,你若敢有二心,坏了大事的话,我会将你的身子一刀刀切成肉片,再塞进你的嘴里。”

    沉肇身子一抖,脸上惊恐毕现。

    李征古皱眉道:“张虞候,你这是作甚?”

    张文表闭口不言,若无其事地起身自顾持剑徘回起来。

    李征古轻轻拍着沉肇的肩膀道:“沉侍郎,你放心便是,有卫国公在,又有谁敢动你一根毫毛呢?卫国公说了,大事若成,便将沉侍郎推荐去地方任节度使。沉侍郎,卫国公对你期待甚高,你可不要让他失望啊!”

    沉肇双目放光,挺身道:“卫国公如此器重,我沉肇上刀山,下火海”

    “不用赌咒发誓。”李征古皱眉打断道:“只要你好好配合即可,你记着,要完全地站在我们一边,不久之后以期坐实徐铉的罪行,我们让你咬定的事情要一口咬定,决不能松口。否则,呵呵,你便自求多福吧。”

    沉肇瞥了瞥张文表手中的长剑,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咬牙道:“李尚书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李征古微笑道:“那就好,明日便要回京了,你与我们不同路,且自行去吧。以后一切按照我们的指示行事便是,其他的事情不用担心。”

    沉肇躬身再次拱手欲拜,李征古拉住他道:“不用多礼,你去吧。”

    李征古微笑看着沉肇踉跄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起来,变得冷漠阴森。张文表在一旁澹澹道:“李尚书早些歇息吧,在下也该告辞了。咱就隔着一道院墙,尚书若是急着找我,可派下人直接过来便是,我门口并无任何魏府护卫。”

    李征古点头道:“无妨,有事回京再说罢张虞候,我忽然觉得,这沉肇有些靠不住,待成事之后,需要立刻解决此人,何况他知道的太多了。”

    张文表眼神闪烁了片刻,嘴角微微翘起回道:“此人自然是留不得!成事之后,这沉肇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