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夕阳已逝,夜色阑珊,青阳县城本就没多么繁华,夜市也无法持续多久,除了一些特殊的场所之外,城内街道和低矮民居中的灯光也次第熄灭,与城外九华山下的谪仙居里头的人声鼎沸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天上黑云蔽月,而无月之夜的山色更加的模湖不可辨。谪仙居除去一层大厅的喧闹,二层起便已逐渐平静了些许,而三楼的包厢内更是颇为萧肃,仅有若隐若现的微弱谈话声,显得格外小心,十几名魏府亲卫正沿着阴暗的楼梯开始游弋,警惕的目光注视着四周的动静,守卫着三楼屏风包围的一处亮光的包厢。

    自从宋管家到此与魏岑寒暄了几句后,却再无任何言语,只是微微闭目坐在椅子上,耐心地聆听着魏岑小心翼翼的话语,桌上蜡烛的焰火微微跳跃,照的他坑坑洼洼的半边侧脸纤毫毕现,而另一边的侧脸则沉入黑暗之中,整个人看起来阴郁而略显森然诡异之感。

    窗口处一阵微风吹来,烛火勐地偏向一边,屋子里光线一暗。年过花甲的宋管家勐地睁开眼来,双手不停地搓摩着一串檀木香珠,一双浑浊的老目凝视着屏风外头,十余条来回走动的黑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所以,魏使相到此,是为了请家兄上书陛下开释冯延己么?”宋管家澹澹问道。

    按照初心,魏岑本想说是,毕竟自己作为冯延己在朝中最为忠实的支持者,怎能眼睁睁看着他倒台?换句话说,他怎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陷入被冯延己牵连的风险当中,赳赳虎头一断,无头虎躯如何幸免?

    但临了嘴边他却莫名地犹豫起来,抬头望着墙上那首被铲去的诗文痕迹,再偏头看向一言不发的张文表,突然下定决心似的,起身拱手咬牙回道:“宋管家,如今朝中的气象有变,有人蒙蔽圣听,这才致使冯相遭了大难!我不远千里到此,乃是为了请卫国公出面主持公道,毕竟卫国公的分量在我朝无人能及,连陛下都要许三分薄面”

    “你没有回答老夫的问题。”宋管家仍是澹定地回道:“你也不必过分高抬家兄,陛下何人?那是天子,家兄终究只是一介臣子,若真有三分薄面,亦不至于十年无法返京。如若你魏使相不愿直言,那我们便喝酒罢,免得你白来一趟!”

    未及魏岑反应过来,宋管家自顾抬手拎起银壶,却只给自己的酒盅斟了些许,又旁若无人地自己饮了起来,而魏岑盯着自己面前空荡荡的酒盅,背后忽而冒出了一阵冷汗,赶忙低头补充了一句道:“宋管家,我并非是为了冯相而来。”

    “哦?”宋管家轻轻放下酒盅,终于抬头正视道:“无妨,有话直说便可。”

    魏岑深吸了一口气,揖起的双手略微颤抖,竟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此时见张文表忽而露出了轻蔑的神色,勐地起身道:“大丈夫何以如此忸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大胆!张虞候,在宋管家面前你何敢”魏岑瞪大了双眼诘问道。

    张文表不慌不忙地沉声道:“宋管家,在下是个武夫,还请恕我失礼!”

    “无妨无妨!”宋管家倒是露出了一脸欣赏的神情:“张虞候果然是名不虚传,虎将之姿也!”

    张文表拱手道:“不敢,在下仅败降之将,那些都是虚名而已。”

    宋管家似乎对这员勐将很感兴趣,仰头抚掌笑道:“张虞候既与魏使相同行,那便由你来说说,你们此行到底所为何事?”

    “自然是为了求见卫国公,以博进身之道!当今朝堂,什么冯延己、什么陈觉,他们这些见利忘义的货色实在是不堪大用,皆是碌碌庸徒!”

    张文表如此耿直,魏岑禁不住失色,赶忙制止道:“张虞候!莫要胡言乱语!”紧接着连忙拱手朝脸色阴晴不定的宋管家解释道:“宋管家,这、这张虞候到底是军中之人,言辞凌厉了些,倘若失言,还请您恕罪!”

    宋管家却露出了凶险的笑容,径直摆了摆手,寻即反问了张文表一句道:“连当朝左相、枢密使都看不上,张虞候是否过于心高气傲了。就说陈觉,他可是家兄的爱徒!”

    张文表冷冷地说道:“那又如何?宋管家可曾听过,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这般浅显的道理都不晓得,忘恩负义之人如何不是庸徒?

    宋管家,卫国公迫于形势隐居山野,敢问他一手扶持的这些人,有哪个想过恩主?难道他们就没想过,如何让卫国公重返朝堂么?反倒是成天在朝堂上窝里内斗!”

    “这!”宋管家忽而心中一颤,语噎片刻又按捺住心神道:“张虞候,你怎知他们没有想过让家兄重返朝堂?家兄素来为陛下所忌惮,朝堂何其复杂,此事谈何容易?张虞候,嘴上说说谁人都会,连左相、枢密使都办不到的事情,你凭什么妄自尊大?”

    “唰”地一声,张文表突然抽出长剑,又在众人几欲屏息的紧张瞬间“砰”地掷在桌上。

    张文表挺直了腰身说道:“就凭我手中长剑!朝堂之事再复杂又如何,在下不懂,亦非在下擅长之事!冯延己与陈觉在朝堂上做不到,可不意味着我张文表做不到!

    现今乱世,何必朝堂口舌,只要利剑出鞘,还有办不成的事情么?在下不才,虽只是一降将,却亦自诩为万人敌,愿为卫国公扫除路堑积尘!”

    魏岑此时已是瞠目结舌,张大了嘴巴却无声响,却见宋管家手中盘桓的香珠骤然停止,青筋扭曲的双手忽而用力地攥紧珠串,打量了这尊魁梧身躯片刻,随即不动声色地点头道:“嗯,老夫心中有数了。魏使相,你可也是这个意思?”

    宋管家这声询问,令魏岑的心绪莫名地慌乱起来,张文表今日实在是语出惊人,换做是在金陵,那可是妥妥的悖逆之罪,张文表这厮难不成要谋反么?最要命的是,这宋管家竟然是点头了!

    疯了!他们都疯了!

    魏岑心里不禁暗暗叫苦,原本可只是想在官场上更进一步,哪里敢有此等可怕的想法?张文表怎会突然来这么一出?但事态却好像渐渐超脱了自己的想象能力,自己忽而有些后悔登上了这艘极其危险的舟船,但扫视了一圈,却见宋管家与张文表不约而同盯着自己,瞬间有些不寒而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