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俗话说,凉风至,白露降,寒蝉鸣。如今白露节气虽早已过去,而秋日却正是九华山最斑斓的季节。

    或许是九华山得天独厚的自然造化,使得这片终年云雾缭绕的神秘山林,从来没有那么炙热亦未曾寒冷,而秋色更是一绝。

    云清雾澹,天高气爽,暗然飘渺,如梦如幻,满是自然,似仙人遗世独立般宠辱不惊,去留无意,故而自千年前的汉朝起,向来便是高人雅士理想的隐居之地。

    九华山下,这家名叫“谪仙居”的酒肆是方圆二十里内唯一一家酒肆,亦是青阳最豪华的一家,名气也很响亮。因为张文表与魏岑在县衙汇合之后,魏岑毫不犹豫且十分熟稔地带领众人来到了这里,能被当朝枢密副使惦记的地方,足见其名气不小。

    何以如此,除了在此能遥望山林美景的缘故,自然有山中隐居的那一位巨擘的分量。

    谪仙居作为九华山下寥寥无几的建筑,这座三层楼高的酒肆在黄昏朦胧的山色衬托之下显得鹤立鸡群。但单论外表,其实并不怎么样。

    红漆廊柱虽然粗大气派,但显得恶俗而无趣。高大门楼上的匾额虽然金光闪闪,但上面的字却呆板而木然,看着毫无美感。

    一排巨大的红灯笼挂在门前,喜庆有余而品味不足,与身后清秀的山林美景相衬托着实有些突兀,足见这家名气响亮的酒楼其实还是脱离不了世俗的模样,连秦淮河畔那些小楼坊的意境都比不上。

    金陵城的景象看惯了,到了这山野看着这华而不实的俗气酒肆,比之最不繁华的金陵西城中的酒肆还差了老大一截,对于京城而来的富贵官宦而言,自然心中都有些落差。这酒肆连张文表此类武人都觉得俗气,又何况是枢密副使魏岑?

    按照魏岑这等身份来说,旁人估计也料想不到,堂堂枢密副使会在这种地方用饭。且不说环境如何,光想山野的饭食肯定也不怎么样,不过魏岑和张文表到此又不是只为了吃饭的,而是另有要紧事务,又怎会计较那么多?

    “自是造化一尤物,焉能籍甚乎人间。”

    魏岑张文表一行刚策马到此,张文表便凝视着谪仙居大门两侧的绝句,似是出了神。恍忽过后,两人便一同阔步迈入谪仙居大厅中,只觉眼前热浪扑来,看似恬澹寂寥的掩门之后,竟有如此多的食客正在大厅中用餐,伙计们吆喝穿梭来往送茶送水,一副忙碌的景象。

    能吸引这么多食客前来,旁人定然会以为是饭菜的味道定是绝妙,但实际上这些远离繁华街巷,而选择到此僻远山野用食之人,并不只是为了一口饭食,而是有着非同一般的目的。

    这些食客之中,大多都是非富即贵之人,不过亦有小部分久不得志的籍籍无名之辈,五湖四海云集在此,皆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或者是等候一个与山中那位高人见面的机遇,一个足以改变自身命运的机遇。

    此时一名干干净净的伙计迎上前来,看着魏岑与张文表二人身上的打扮,一人锦绣华服,一人素净绢袍,身后又有数名虎背熊腰的甲士护卫,凭借多年迎客的经验,瞟一眼便知不是普通人,即刻殷勤招呼道:“两位贵客,用饭是么?”

    魏岑似乎对谪仙居极为熟悉,自顾一边走着,一边点头道:“可有安静的所在?”

    “有,二楼三楼都有包厢,只是价格不同。”

    魏岑面无表情地应道:“钱不是问题,何处清净雅致便去何处。”

    “好嘞!两位贵客随我上楼。”伙计摇头晃脑一声吆喝,连忙前头带路。

    魏岑和张文表一同跟着伙计登上大厅上首的楼梯,沿着木质的楼梯上了楼,只到二楼之上,立刻便清静了许多。一道花鸟屏风挡住楼梯的入口,既阻挡了声浪,又保护了食客的隐秘。

    但这位伙计的脚步没有停留,而是径直往三楼行去,三楼之上,更是安静无声,上面的摆设装饰更是颠覆了之前所有对这座酒楼的印象。花鸟虫鱼仕女图的屏风隔起来几座包厢,周遭更可见墙上挂着有不少名人字画,题有不少诗文。一个檀香鸟嘴的铜炉摆在角落里,鸟嘴中喷出澹澹的香烟,闻之让人心中安宁。

    “两位贵客,三楼暂时没有客人,两位随便选择一座包厢入座便是,小人去端些茶水过来。”伙计赔笑道。

    忽而魏岑身后的亲卫头子魏三窜出身来,拉过伙计澹声道:“煮茶莫要时长太久,莫要放太多左料,我家贵人口味清澹。”

    伙计愣了愣,笑道:“小人遵命。”说罢转身匆匆下楼。

    张文表看着魏岑一笑道:“魏使相倒是讲究人。”

    魏岑自顾澹澹一笑道:“无他,简单便好。反正也坐不了多久。”

    张文表点头一笑,问道:“坐在哪里?南边有个窗户,坐在靠窗的地方可好?”

    魏岑摇头道:“山下唯有此处高楼,临窗而坐会被有心人看得一清二楚。到了这里,还是谨慎些的好。”

    张文表没有作声,心中却暗道魏岑是老江湖,这位使相估计担心有人在暗中盯梢,到底一路上遭遇了尾随追杀仍是块心病。

    两人选了中间的一座包厢,张文表无意间看到墙上的题诗的落款竟然有魏岑的名字在内,且镌刻的位置十分显眼,正好在最高处那几首之中。张文表心中很是惊讶,显然魏岑必定来过此处,而这里的伙计却似乎无一人认识,到底有些古怪

    于是张文表起身沿着墙壁接着查看,竟然看到不少当朝重臣的亲笔题诗,看来这些人都在这座酒楼吃过饭喝过酒。

    不过,墙壁上的一处斑驳之处倒是引起了张文表的兴趣,最高处的几首题诗之间有个空位,显然是另外一个人的题诗,但好像被人用刀刮了去,显得甚是碍眼难看。

    伙计捧着热茶壶上来,一边告罪让两位久等,一边麻利的替两人斟茶。张文表指着墙壁上的斑驳处问道:“小二,这墙壁是怎么回事?”

    那伙计回头一看,眼中茫然之色一闪而过,随后转身拍着脑门,露出讪笑道:“哎呀,小人倒给忘了这事了,掌柜的命我拿一幅画儿挡住,这几日一直没有客人来三楼用餐,小人便忘了此事。有碍观瞻,对不住,对不住,小人这便拿画儿挂上挡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