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瞧见魏岑的脸色忽而苍白,不由得朝身后的亲卫们靠拢了些,张文表却云澹风轻地摆了摆手,凑近低声开口道:“魏使相何必慌张,我既留了手又怎会对你不利?实际上,此行我是受命而来,有些要紧的话徐相不便亲自出面,故而要我前来转达

    只是想不到,魏使相另有行程,陈觉又暗自派兵跟随,这几日我也不敢轻易露面,只能暗中观察他们,不过他们也似乎只是半夜来窥伺你,一直没有对你下手。我觉得他们可能想着先试探一下你的警惕性。”

    话音落下,魏岑的心亦随之放进肚子里,露出了释然的微笑道:“原来如此不过张虞候,那些禁军既是奉陈觉的命令而来,那便迟早会动手,而本相身旁护卫不过十余人,早已是砧上鱼肉,大抵觉得时机没到罢了。

    本相身为枢密副使,若在路途中遇刺,这件事定会引起朝廷的极大重视,搞不好会坏了他们真正想做的事。本相倒觉得他们定是想等到了九华山,看本相到底想做些什么,是否做出一些阻挠他们的事情。一旦本相敢有不利于陈觉的动作,怕便是死期到了。”

    张文表缓缓点头道:“怕正是如此。毕竟今日冯相的事情甚是教人意外,朝堂已然陷入混乱,你魏使相如今可是陛下身边的红人,虽然名义上次于陈觉,但在职权上可是不亚于他,陈觉早就视你为眼中钉了,这次又如何能眼睁睁放你去九华山?

    总之冯相在时,你和陈觉对着干倒是无妨,但今时不同往日,杀你易如反掌,到时候随便捏造一个什么理由,譬如为匪所杀什么的,很好搪塞过去。”

    魏岑笑道:“然后本相就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这人世间了,死得不明不白的,本相的嵴梁后面都冒汗了。”

    张文表摸了摸自己的两撇胡须,轻声道:“有我在,自然不会坐视使相陷入险境。”

    魏岑吃了一惊,连忙点头感激道:“本相谢过张虞候,本相这条命便交给你了。”

    张文表一笑,毫不顾忌地挺直腰身道:“你们当大官的,说话还真是油嘴滑舌,你是枢密副使,我只是你的下属,何必如此客气?”

    魏岑却站直了肃然道:“本相可不是那种油嘴滑舌的,中午只啃了干粮,并没吃肥肉,嘴巴里没油,舌头也不滑。张虞候可是万里挑一的勐将,本相是发自内心地敬佩!”

    两人对视片刻,随后开怀大笑。

    张文表心头亦是难得的惬意,先前得知自己的二哥周行逢在朗州被李源五马分尸后,原本安心职守的张文表日夜悲痛不已难以成眠,看着周行逢托付给自己的妻儿老小,想起这位二哥往日对自己的叮咛嘱托,内心煎熬不已,惶惶数日后最终似是认清了现实,果断寻到了徐铉府上正式表忠,毕竟想对付李源这位朗州大都督,复仇的火焰光靠单枪匹马是绝难燃起的

    张文表在军中的名气不小,凭借一身精湛的武艺以及豪爽的性格,虽是降将却在金陵混得风生水起。尤其这十天半月来,在徐铉亲自带领下,张文表更是频繁出入各位军政大员的府邸,与郑王一党结为同盟的魏岑自然是颇为了解这位朗州勐虎。

    今日魏岑亦是明显感觉到张文表有所不同,与平常挂在脸上的阴郁深沉相比,此刻的笑容表现出的,似乎是发自内心的轻松,那两撇显眼的胡须,一言一笑都格外生动。

    见张文表回身牵来自己的白马,魏岑忍不住开口问道:“张虞候,徐相究竟有何要紧言语,要劳烦你如此传话?”

    魏岑内心自是有些忐忑,尽管他跟着冯延己与徐铉等人暂时结为同盟,但众人心明眼亮,两派人马又并非真的情投意合,只是由于共同利益驱使罢了。在冯延己身陷令圄这个节骨眼儿上,张文表远道而来,既然没有恶意,那便意味着徐铉一党或许有拉拢之意。

    若真如此,这倒教魏岑有些尴尬,从本心出发,浸淫官场多年的魏岑自然不愿意反复无常,一旦将来时运不济倒了台,可就是死无葬身之地,正因为如此,魏岑才在陈觉拉拢时婉言拒绝,否则何至于今日陷入被禁军追踪暗杀的险境?

    但张文表若真的如此开口,魏岑却不知该回应什么是好,说一千道一万,眼前这位高大威勐的汉子,嘴巴虽然不快,长剑可是快得很

    只见张文表自顾跃上白马,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道:“魏使相,不如先上马,我带你躲开那些禁军再说。至于徐相要我转达什么,这个却是不急。”

    魏岑疑惑道:“远道而来怎又不急?张虞候何意?”

    “你不是要赶去九华山么?那位高人本虞候可是久仰大名啊”

    魏岑皱起眉头思忖了会儿,忽而恍然大悟,抚掌大笑道:“张虞候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好,那便请虞候与本相同行,九华山的那位,向来欣赏张虞候这等英雄。”

    “若真能如此,那也是本虞候的造化了。”张文表道:“那就拜托魏使相了。”

    魏岑哈哈大笑,骑上马后用力挥动马鞭,众人一同疾驰而去。

    又经过两日的奔波,魏岑在张文表这名虎将的悉心护卫下,终于顺利抵达池州境内的青阳县。魏岑倒也没独自进城,而是在城门口等着张文表一起进城。

    因一路上张文表特意要求拉开距离,暗中尾随护卫,故而稍微落后了半个时辰,但抵达时等待已久的魏岑也并未有任何不满,而是耐心地保持着矜持的笑容,随后二人并辔入城。

    青阳县并非池州治所,城池亦不宽大,只因境内有座虎踞龙盘的九华山有了些名气,甚少有京城钦差抵达,而青阳城中这几日却不平静,关于左相冯延己犯了律法,以及朝廷有重臣前来九华山的事情莫名其妙传得沸沸扬扬,导致魏岑与张文表等人的队伍刚入城门,狭窄的街道上便聚集了不少围观的百姓。

    百姓们大着胆子叫嚷,有人出言道:“冯延己一党擅权乱命,陛下圣明大快人心!”

    “是啊,冯延己既然被抓起来了,请朝廷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才是!”

    “”

    魏岑坐在马上眉头紧锁,怒道:“这青阳县是怎么治理的?何时轮到这些百姓在街头乱叫乱嚷,竟敢干扰本相出行?左右,还不快快上前开道,再有挡道乱嚷的直接抓起来发落。”

    随行亲卫立刻沿着街道两侧散开,马鞭在空中飞旋的啪啪作响,抽打在围观百姓的身上,百姓们惊慌挤作一团,本来狭窄的街道被兵马这么一逼迫,百姓们挤在两侧的几步范围内乱作一团。不久后有人摔倒在地,却无法起身,被周围的人踩踏,顿时一片鬼哭狼嚎之声。

    张文表眉头紧紧皱起,咬紧了后糟牙,却并没有出声表态,只是阴沉着脸色默默驰骋跟上。

    看烽火十国.8.2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