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华钟、百灵、天音,每个奖评委的口味不同,喜欢的音乐类型也不同。

    就比如华钟给到底最佳作曲提名的歌曲是《夜曲》,最佳作词是《给自己的歌》。

    而百灵给到的最佳作曲却是《止战之殇》,最佳作词则是《青花瓷》。

    天音奖的最佳作词,给到的是《缘分一道桥》,最佳作曲给到的是《白玫瑰》。

    评委也是人,不管说的多么公平公正,总会有自己的主观判断,拿捏好评委的喜好,再判断自己该去参加那个颁奖典礼,不至于白去一趟。

    这是跟苏白一样,同时被三大奖提名的歌手,才需要考虑的事情。

    不是所有人,都能同时得到这么多提名的,自然也没有这种烦恼。

    至于三大奖项,新增的那个「最佳方言金曲奖」,应该是单独为苏白准备的奖项。

    现在方言歌曲创作者日益增加,听众市场也愈发庞大,也有不少好歌涌现出来。

    但迄今为止,能有资格拿下这个奖项的,除了苏白没有其他人。

    这个「最佳方言金曲奖」,不管苏白选择去那个颁奖典礼,这个奖三个主办方都只能给他。

    毕竟开山鼻祖没拿奖,谁敢哪这个奖?

    「你觉得我去那个颁奖现场,拿到最佳歌手的几率更大?」

    苏白问向林乐乐。

    没错,作为一个出道时间不足一年的新人,苏白想要跳过这个「最佳新人」,直接拿到「最佳歌手」。

    这不是膨胀,只是在合理的范围内冒出的大胆的想法。

    今年并没有什么耀眼的新人,又或着说,就算是再耀眼的新人,在苏白面前也是不值一提。

    「最佳新人」是肯定能拿到的,这想都不用想。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就不能胆子大一点,直接盯上「最佳歌手」,人要是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林乐乐也被苏白的宏图壮志吓到了,善意的提醒道:「白哥,目前为止,还没有新人能第一年就能拿到「最佳歌手」的,还是看下别的奖项吧。」

    林乐乐说的不无道理。

    华国是一个讲究「资历」的地方,就算能力足够,没有资历照样只能屈居于人下。

    这点在体制内最为明显。

    这是五千年以来的规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与其想这种不可能的事,还不如聚焦其它奖项。

    「这届三大奖的评委都是谁,有我认识的吗?探探口风也好。」苏白问道。

    人情社会,处处都离不开「人脉」二字,但苏白目前最缺的就是这个。

    林乐乐思索片刻后说道:「百灵和天音没有,不过华钟倒是认识一个,跟白哥你有过交集。」

    「谁?」

    「《华音史》主编,杨绸。」

    苏白脸上充满惊喜,这可太熟了!

    正当苏白急不可耐的,想打个电话过去探探口风时,杨绸的电话也刚好打来。

    苏白急忙接通。

    「杨哥,我正好有事要找你了。」

    电话那头,杨绸不急不忙道:「是因为提名的事情吧?不知道去那个颁奖现场了对不对?」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苏白嘿嘿一笑,道:「我想试试能不能拿下最佳歌手,这不是没门路嘛,所以就想着问问你。」

    「来华钟奖现场吧。」杨绸直接了当道:「我现在是华钟奖评委之一,老师说,你拿最佳歌手几率很大,只是现在分为了两派。」

    「一派认为,以你现在的成就足够打破规则,能破格拿到最佳歌手,一派认为,规矩不能破,让你再沉淀一年,现在这两派吵了半天,都没个结果,不过我一直在周旋,目前票数已达半数。」

    「现在就看你来不来参加华钟奖了,你要是来的话,我可以说动不少人反水。」

    听完杨绸的话,苏白想都没想,直接答应下来。

    不管怎么看,都是华钟奖份量最重。

    华钟、百灵、天音三大奖,华钟奖是成立时间最久,影响力最大的那一个,剩下的两个奖项,成立时间不足二十年,权威性要小上那么一点。

    既然能拿华钟的奖,其他两个奖苏白就不考虑了。

    「那就这么说好了,我再去讲讲道理,那有这种,因为资历不够和那点破规矩,就不给别人应该拿到底奖项的这种道理,这不是扯犊子吗?」

    说起这个,杨绸语气多少有点愤愤不平,华语乐坛发展的不行,落后其他国家,不就是那些老不死的要讲资历吗?

    因为这些老东西本身就是资历的受益者,要是规矩破了,他们的地位就会下降。

    「感谢杨哥。」苏白道。

    有人为自己舌战群儒,苏白内心是很感激的。

    决定参加华钟奖之后,苏白开始细数起获得提名的歌曲。

    华钟奖获得提名的歌曲,分别是最佳歌手《浮夸》(粤语版),最佳新人《夜曲》,最佳作词《给自己的歌》,最佳作曲《夜曲》,最佳专辑《定义》,最佳编曲《夜曲》,最佳人气这个奖项,针对是人的流量热度,而不是歌曲。

    在这些提名里面,最佳新人、最佳人气、最佳方言金曲奖,这三个奖项苏白是有百分百自信能够拿下的。

    其它提名能不能拿下奖,还得看竞争对手强不强。

    在这些获得提名的歌曲里,《夜曲》独占鳌头,这让苏白不禁想到,难不成自己也能重现「夜曲一响,上台拿奖」这副名场面?

    而在不久后。

    李政也传来了他的喜讯。

    「白哥,我唱的那首《外面的世界》,拿下了百灵奖最佳新人提名!」

    李政也收到了百灵奖的邀请函,与之相符的,还有最佳新人的提名。

    在得知这个好消息后,李政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跟苏白分享。

    自己工作室的艺人,得到了提名,苏白也十分高兴,道:「戒骄戒躁,好好努力,你拿到奖的概率还是很大的,对了,这个好消息跟你家人说了没?」

    李政一愣,尴尬道:「还没了,不过我感觉自己拿奖的希望很低。」

    「为什么会这么想?」苏白奇怪道。

    「白哥,你肯定也收到了提名对吧,我怎么能在你手里,抢下这个最佳新人奖啊。」

    原来如此,苏白笑道:「我今年去的是华钟奖,根据三大奖之间心照不宣的规定,本人不到场是不会给这种有一定含金量的奖项的,最多也就是个提名。」

    「白哥你还拿到了其他华钟奖的提名?」李政惊呼起来。

    一个歌手,拿到三大奖其中一个提名,就可以说是没有白费一年的努力了。

    而苏白竟然还拿到了其它提名,这可是很少见的事情!

    「没错,我们争取每个人拿一个奖回家,等你最近跑完通告后,我再给你写三首歌,给你出个个人EP。」

    「谢谢白哥!」李政喜不胜收。

    比起张业成,苏白还是觉得李政更有培养的必要。

    毕竟他勤快一点。

    多给他出点歌,把李政身价拉上去,自己赚的也更多,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至于张业成苏白只能在心里叹气,朽木多少还能雕一点,但懒人是真的没救。

    想曹操,曹操就到。

    苏白刚刚在心里腹诽张业成,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白哥!」

    一接通,就是一声让苏白震耳欲聋的大喊。

    「我听的见,你可以小声一点。」苏白没好气的说道。

    「白哥!我刚刚收到天音奖最佳新人的邀请函了。」

    「获奖的是《生如夏花》这首歌。」

    张业成的话,让苏白陷入沉思,天音主办方,到底是看在歌的面子上,还是看在张业成家世的面子上,才给的这个奖项?

    算了,不想这么多。

    这总归也是一个好消息,三个人分别去三个不同的颁奖典礼,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算是大满贯了。

    不过这还只是提名,怎么到张业成嘴里,就变成已经得奖了?

    难道他有什么内幕消息?

    苏白还没来得及说祝福的话,就听到了张业成说了句让他气不打一处的话。

    「白哥,你说要花多少钱,才能拿下这个奖?五百万够不够,我卖块表!」

    「等我拿到这个奖,把他甩在我家老头子的脸上,让他以后也能出去给人吹嘘吹嘘。」

    果然是富二代,什么事都想用最直接是方式解决。

    苏白无语道:「你用钱买的奖,你爹好意思出去吹吗?」

    张业成不以为然,恬不知耻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奖是我真金白银买的,奖是假的,你敢说钱也是假的?再说了,这个奖还是真的,真钱换真奖,这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一番谬论,让苏白都差点被绕了进去。

    「你可别来这一套啊,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了。」苏白提醒道:「该是你的,他就是你的,凭本事不比花钱来的要舒服吗?」

    张业成想想也是,暂时压下了想要花钱的冲动。

    这时,张业成煞有其事道:「白哥,那我拿了这个最佳新人,你怎么办?」

    很天真的话语,让苏白忍俊不禁。

    对于张业成的这个关心,苏白的回复如出一辙。

    「这世界上又不止最佳新人这一个奖项,比起我怎么办,你还是关心下自己到底能不能拿到这个奖吧。」

    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之间,在学校就只剩下最后一场戏了。

    拍完这场戏后,就得转换场地。

    而最后这场戏,就是苏白期盼已久的吻戏。

    经过这么久的磨合,黄焕清和李婉也熟悉了下来,再也找不到理由逃避。

    「各部门闭上眼啊,都别偷看,给两位新人一点空间!」苏白拿着扩音器,在场地大喊起来。

    「导演,你这有点不厚道啊,不让我们看,你凑这么近干嘛?」

    「你懂个屁,我这叫近距离欣赏艺术!」苏白驳斥回去。

    场内顿时引发笑声。

    而此时的两位主演,感觉自己有点像动物园的猴子,在被人围观。

    「两位准备好了没有?现在一切就绪,就等你们两位发话了。」苏白笑嘻嘻的凑上去问道。

    此时的黄焕清嘴里嚼着口香糖,看向了一旁的李婉。

    李婉点点头。

    「都准备好了是吧?要不要给你们清场?」苏白笑道。

    「这又不是床戏,有什么好清场的?」黄焕清无奈道。

    「呦吼,你还想给自己加个床戏?我剧本里可没有这个啊。」

    「导演!」黄焕清急了,怎么能凭空污人清白?

    苏白讪讪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准备开拍吧。」

    众演员找好自己的站位,黄焕清也吐掉了嘴里的口香糖,随着场记的一声「tion」,《夏洛特烦恼》在学校的最后一场戏就此开始。

    这一幕,是「夏洛」发现自己是在做梦之后,开始肆无忌惮起来,走到「秋雅」旁边,捧着脸啃嘴的画面。

    少儿不宜,所以苏白事先把咱们祖国的花朵赶了出去。

    黄焕清饰演的夏洛,嚣张的走向李婉饰演的秋雅,单手捧着她的脸,在她的惊讶的眼神下,径直的啃了上去。

    表演的很好,情绪给的很到位,但苏白还是感觉有什么不对,喊了「咔」之后,对黄焕清说道:

    「黄老师,你这刚刚开始的嚣张劲给的不错,就是亲上去的瞬间怎么就怂了?别怕啊,越狂越好,要的就是那种深吻,最少也得三秒起步,咱们再试一遍。」

    最少三秒?

    黄焕清和李婉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里的尴尬。

    他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剧情需要,还是导演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

    但在剧组,就得听导演的,哪些跟导演唱反调的,不管提出的意见是好是坏,都只能被提出局。

    没办法,他们只能照做,来了一个法式长吻。

    两人感觉要窒息的时候,苏白才心满意足的喊「咔」。

    电影跟电视剧比起来,最大的差别就是,电影没有一个画面是多余的。

    每个镜头都有他的含义。

    这个长吻,对夏洛之后的所作所为,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全剧组休息半天,大家整理好自己的私人物品,明天转场!」

    第十天,学校戏份拍完。

    下一个目标,则是征服大海!

    为您提供大神不搞佘青的《这个明星从不内卷》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247转场免费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