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前往市区的车上。

    苏白正戴着耳机,用电脑编曲,《一剪梅》、《一次就好》、《曾经的你》、《那些花儿》这四首歌肯定是早就写好了的。

    但用《星晴》来当第一首宣传曲,这属于临时起意,除了这首《星晴》之外,还有剩下的26首背景纯音乐也要编写出来。

    不过这26首背景纯音乐,时长普遍在一分钟左右,虽然花不了多少时间,但耐不住数量多。

    一首首的编写起来,也足够让苏白头昏脑胀了。

    还好这26首背景纯音乐,完全可以靠电脑编写出来,不用去录音棚录制。

    驱车四个小时,就只是录制一首《星晴》而已。

    其实拿电脑,甚至是手机都可以录歌,但这样有点太敷衍了。

    音质和录音棚差距太大。

    一想到四个小时的车程,苏白就感觉有些困乏,有道是车不困人人自困。

    只要是坐车,总感觉昏昏欲睡,苏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自己出现这种情况。

    「来颗这个?」见苏白精神不振的样子,肖鸿递给他一个暗褐色的包装袋。

    肖鸿是苏白工作室旗下的司机,他也跟着过来了。

    应该说,为了不让工作室的人太闲,苏白把大部分人都拉了过来,充当一个苦力。

    就比如苏白本人的化妆师王姐她们,也被拉过来,充当了剧组的化妆师。

    多个人多份力量。

    「这东西你从哪里买的?这不是我们湘南特产吗?」苏白摘下耳机,接过肖鸿递过来的东西,顿时惊讶起来。

    肖鸿给的东西,正是湘南特产,加工过的槟榔。

    但这玩意,不是只有湘南人才吃的嘛,为什么这边都有卖的?

    「我闲着没事嘴馋,就开车找了一圈,还真让我发现了这个好东西。」肖鸿笑道。

    作为一个纯正的湘南人,肖鸿对这个东西可谓是爱不释手,一天不吃就感觉浑身蚂蚁在爬。

    尤其是开车的时候,嘴里不嚼这玩意,感觉浑身不得劲。

    「我来一口吧,这玩意还是得少吃,吃多了得口腔癌。」苏白打开包装袋,拿出一口槟榔。

    虽然这玩意害处很大,但抛开剂量谈毒性,那都是扯淡。

    苏白也是吃过槟榔的,应该说只要是湘南人,就没有人是没吃过这玩意的。

    只是吃多吃少的问题。

    偶尔吃个一两颗,还是不碍事的,别的不说,槟榔确实有提神的功效,正是苏白现在所需要的。

    「我吃的不多,就开车的时候吃一点,不然犯困。」肖鸿嘿嘿笑道。

    当苏白的司机,绝对是他从业这么多年以来,最轻松的一份工作。

    因为苏白就没接什么通告,不用全国各地的跑。

    唯一的一个常驻综艺《我是歌手》,也还是在星城,根本没多远。

    两个小时过后。

    苏白将《星晴》跟26首背景纯音乐全部写了出来,只感觉腰酸背痛。

    但路程还只是刚刚过半。

    没办法,在华国对外营业的录音棚实在太少了,大部分都是私人所有,不对外公开的那种。

    毕竟录音棚这种东西,专业性很强,一般人没事不会去消费,而大部分有消费意愿的,自己也有录音棚。

    录音棚去的人最多的,也就是那些还在温饱线挣扎的小众民谣歌手,又或者是地下摇滚乐队。

    歌曲编写完了,就轮到实施「一周一首宣传曲」这个计划了。

    这个计划想要实施,最主要的就是搞定三个人,周生、第一明月、杨奇!

    至于尹川再过一个多月,也就是元旦一到,尹川就要加入进自己工作室了,那时候他人都是苏白的,让他帮个忙,唱个宣传曲这叫事吗?

    但这件事要一个个单独说,不能一起说,逐个击破才是最好的选择。

    想到这里,苏白找到了周生的微信,拨通的视频电话。

    为什么第一个选择周生?

    因为苏白感觉他不怎么聪明,最好忽悠,上次《我是歌手》也是从他先着手的,依结果来看,周生并没有让苏白失望。

    没过一会,视频被接通。

    苏白换上一副笑容,寒暄道:「周哥最近在干嘛了?」

    才一个多月没见,周生的变化属实吓了他一跳,脸型已经完全圆润起来,脸边胡子拉碴,妥妥的一个流浪汉一样,只是这个流浪汉营养不错,没被饿着。

    看来这一个多月,周生属实是放飞了自我。

    「没干嘛啊,天天陪我女儿玩玩,然后顺便做下新专辑,美满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周生左手拿起一杯奶茶,嘬了一口吸管,又问道:「你找我干嘛?」

    「嘿嘿~」苏白笑了笑,说道:「这不是以前答应过你的,在年关之前给你写首新歌嘛,这不是给你送歌来了嘛。」

    见到周生手上的奶茶,苏白感到有些罪恶,又想到接下来还得白女票他一次,这种罪恶感就更加深厚了许多。

    听闻来意,周生眼神一亮:「你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细说!」

    离新专辑发布的时间,只剩下八个月左右,但周生目前才写了四首歌,也就是说,他每个月都要写一首新歌出来。

    这不是为难人吗?

    但现在苏白给他送过来一首,减少了一点工作量,这可直中周生靶心。

    「周哥,你看下邮箱,我把做好的De发给你了,歌名叫做《曾经的你》,你看看满意不满意。」苏白说道。

    先不谈条件,让周生先听到这首歌,等他爱不释手的时候,不管提什么条件,周生怕是都能答应。

    就别提给《夏洛特烦恼》唱宣传曲这种小事了。

    周生迫不及待的打开邮箱,搜索关键字,找到了这首《曾经的你》听了起来。

    以他的乐理水平,其实根本不用听,光看就能了解一首歌的好坏。

    但他还是想听,这是出于对一首好歌应该有的尊重。

    四分半的时间过去,一首歌的时间里,周生忍不住跟着节奏晃动,嘴巴像打开了某种开关一样,跟着唱了起来。

    满意!

    极其满意!越听越爱!恨不得现在就录制起来!

    「小白啊,你有这种好歌,能想着周哥,周哥很高兴」

    见周生这副模样,苏白就知道已经搞定了,开口提出了自己小小的条件:「周哥,我这里有一个小忙,不知道周哥能不能帮我一下。」

    「你尽管说,我肯定帮!」周生大话放了出去,可就回不了头了。

    「周哥你也知道,最近我不是在拍电影嘛,需要一个人来唱宣传曲」

    「你等等!」周生发现了不对劲,「你是说这首歌是你电影的宣传曲?让我来唱?」

    要是这首歌被当作你电影宣传曲,那我还怎么放在新专辑里面?

    不过好像也没多大事吧?

    为了尽快能凑出一张新专辑,周生的底线可谓是一降再降。

    从最初的非自己原创不可,再到其他人原创也没关系,现在又演变成了,就算以前唱过的歌,放到新专辑里面也没关系。

    不过问题来了。

    「我记得你也答应过,给其他三人写歌吧,为什么只找我来唱宣传曲?」周生十分期待自己想要的回答。

    「他们哪能跟你比?」苏白也懂,立马拍起了彩虹屁:「你的地位,是他们那群宵小之辈能比的嘛?」

    很显然,周生对这个回答很满意,笑的合不拢嘴。

    「妥了,这件事交给我,你说个时间,什么时候发歌,我保证分毫不差的发歌出去!」

    苏白道:「就七天后吧,感谢周哥帮我大忙,改天必登门拜谢!」

    在搞定周生后。

    苏白又找上了第一明月,将《一次就好》这首歌给到了她。

    这次苏白并没有费过多口舌,只用了一个理由,就说服了第一明月。

    「周生也同意了!」

    相同的剧本再次上演,通过周生的同意,忽悠其他人也同意。

    只有那个被卖掉的周生还在沾沾自喜,浑然不知。

    但轮到杨奇这边,却出了一点点问题,就算搬出周生、第一明月都同意,也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奇哥,你就不能帮个忙嘛,难道你就不想要这首《一剪梅》?而看你挺喜欢的啊。」苏白十分不解道。

    「我想要啊,你这不是给我了吗?」

    杨奇的话,让苏白一愣。

    「你以前说过,给我写一首歌的对吧,《一剪梅》就是你说的哪首歌,这没错吧?」

    苏白点头,确实是这样。

    「所以啊,你送的歌我要了,但你要让我把这首歌,当作你电影的宣传曲,那是另外的价钱。」

    「我可不是周生那种二傻子,被卖了还帮着数钱。」

    苏白麻了,不是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

    怎么一群二傻子中间,多出了一个智商在线的人?

    「奇哥,轻点开价。」苏白只能从了,没办法,《一剪梅》这首歌至关重要,甚至比其他歌都重要。

    因为这是袁华专属的bg孟晓飞能不能凭借这一角色爆火,就看这首歌了。

    「王文信你认识吧?」杨奇抛出一个人名问道。

    「知道这个名字,但没有交集。」苏白如实回答。

    王文信是一个导演,还是出名的那种导演,可以说全华国,下至五六岁,上到七老八十,每个人都看过他的作品。

    原因很简单,他是秧视春晚导演。

    还是常驻的那种,截止到目前,王文信已经连续执导七届秧视春晚。

    说到春晚,苏白眼神一亮。

    「奇哥,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参加秧视春晚吧?」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杨奇或许也不太聪明,像这种进秧视春晚的好事,还需要谈什么条件啊?

    「对,没错,王导确实想让我邀请你参加春晚,不过不是秧视春晚,而是番茄台的春晚。」

    确实是一波三折,苏白完全没想到竟然是番茄台的春晚。

    「王导不是」苏白疑惑出声。

    杨奇知道苏白想问什么,解释道:「王导被踢出局了,上面把春晚收视率越来越低,口碑越来越差这个锅丢给他了,正好这时候番茄台找过来了,而且给的实在太多了。」

    以前是没得选,但现在不同。

    自从地方台也开始办春晚之后,蛋糕就这么大,但多了这么多人瓜分。

    再加上秧视春晚,和地方卫视春晚节目审核力度不一样,娱乐化并不重,落幕是必然的事。

    这怪不了任何人,因为观众选择多了。

    但总得找个人背锅,王文信自然就成了这个背锅侠。

    每年这个时候,秧视春晚有些什么节目,不用曝光,观众自己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全程尿点的小品,漏洞百出的假唱,这都是如今春晚的特色。

    即便如此,秧视春晚还是大部分艺人明星,抢破头也想登上的舞台,因为这代表着荣耀。

    但也只剩下荣耀了。

    登场费用不管什么咖位,最多也就几千块,去上一趟春晚,还得自己贴钱。

    相比之下,其他地方卫视台的策略就直白多了,砸钱!

    大部分人还是喜欢直白点的。

    老实说,对于苏白而言,上不上秧视春晚都无关紧要。

    现在的央视春晚,就连荣耀这方面,也聊胜于无。

    想到这里,苏白答应了下来。

    「那就说好了啊,你可别临时变卦啊,到时候王导会亲自跟你谈详细的节目。」杨奇喜笑颜开。

    牛皮已经吹出去了,还好圆了回来,不然在那群老家伙面前该有多丢脸?

    「奇哥,《一剪梅》这首歌十二月一号发吧,现在可以提前录制好,如果能将美声与流行的唱腔融合起来,那就最好不过了。」苏白嘱咐道。

    杨奇也满口答应下来。

    搞定杨奇之后,一周一首宣传曲这个计划,也可以开始启动了。

    《星晴》打头阵,随后就是《曾经的你》,再之后就是《一剪梅》,《那些花儿》,最后是第一明月的《一次就好》收尾。

    按照时间顺序,正好是在《夏洛特烦恼》上映的一周前,五首宣传曲全部面世。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先要把《星晴》这首歌录好,并发出去。

    时间慢慢过去,两个小时车程一闪而过,苏白也来到了录音棚门口。

    为您提供大神不搞佘青的《这个明星从不内卷》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245春晚邀请免费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